股票配资

股票配资 >股票配资 > [买股票]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

[买股票]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

2020-12-19 12:15:22    /    股票配资  /  作者:股票配资  / 阅读:

更多的资源、更好的教育、更优渥的生活环境,让后浪们有着与60后、70后乃至00后截然不同的投资眼光。他们有的让炒股作为学习方法,有的将炒股当成职业。受过良好教育的90后,比前浪们具备更多专业知识储备,价值投资已变成人们的核心投资思维。

职业散户

而立之年的钟鸿是一名“职业散户”。

“我从2016年开始炒股,这就是我的全职工作。”钟鸿笑着说。钟鸿家地处江浙,家中经营着钢材生意。大学毕业后,他就在自家厂里帮忙干活:投标、搬运物品、下工地,所有与家里生意相关的事他又作过,但钟鸿不热衷那样的糊口。“做生意少不了人情往来和喝酒。我们是乙方,面对甲方时能放低姿态。我的性情非常强,不习惯‘低着脸’说话,所以对接脚家里生意非常害怕。”他说。

2016年炒股配资,在同学劝说下,钟鸿开始接触股市,毫无财经背景的他此后发现新香港。“我喜欢股市,可以坐在手机前一整天不停地分析研究,自得其乐。炒股不需要与人打交道,没有人情往来,你一旦自己多读书专业知识,多研究公司基本面就行。”钟鸿说。

随后父亲股票配资炒股,钟鸿拿着父亲让的开启资金全身心投入股市。他的目标是利用炒股实现财富自由。虽然在股市遭遇了4年摸爬滚打,他仍处在“交学费”阶段。“这几年亏了一些钱,但我相信这条路能跑通。炒股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可以向父亲说明自己的职业,我想把它们也许这条路我没走错。”钟鸿说,争取明年见成效。

钟鸿的母亲钟达也是一位股民,对于钟鸿炒股这件事,父亲的心态更开明:“孩子要炒股就炸吧,能炒出名堂来似乎好;亏光了,就回去老老实实做生意。”

作为一名60后,钟达并不认可将炒股作为全职工作。“手上有闲钱,去理财一把,但能有任何赖以生存的职业。股市的不确定性太大,生活也是能有一份确定性的收益来源。”钟达说。

在今日行情中,钟达比父亲幸运,他踩对了券商股节奏,但家中生意仍是他的重心。“炒股就是乐趣,生意才是根基。没有实业,哪来资金作投资?”钟达反问道。

不追消息

1995年出生的于馨年纪不大,却是位“老股民”。2015年上北大期间,于馨就进入了投资之旅。

于馨介绍,大学时它选修了金融教学。证券投资老师告诉人们能倡导理财观念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上,这使于馨萌发了炒股念头。“那时候我们大学组织模拟炒股大赛,我得了第二名。所以2015年二三月我就到开户,拿着压岁钱炒起股来。”于馨告诉国内证券报记者。

于馨赶上了2015年的慢牛尾巴,初涉股海就让它尝到甜头,同时也造就了股市的堕落。“我炒股没多久,就赶上了A股大跌。幸好后来我买的是新华百货,因为‘野蛮收购’而稳步增长,让我在上涨中全身而退。”

后来的于馨有几年都已又入股市。“死里逃生不容易,熊市不能听股票。大多数炒股的人与我曾经的看法一样,买涨不买跌,觉得熊市风险更高。实际上,散户在股市同样能亏钱。”

2019年,已经工作的于馨重新开设了银行账号。“现在,我算半个行业人,工作与上市公司相关,做这一行肯定能有参与感。但我已经炒股和以前不一样:挑选一只股票会综合公司基本面和市场策略。”于馨称,“我认准的东西不会频繁换手,除非她没超过预期。”

于馨认为传言有滞后性,不同意以追消息模式炒股。“我以定投方式参加,每月发薪水能拿走两三千元投入证券款项。这相当于一个蓄水池,是我积累财富的一种习惯。”

于馨父亲与它炒股的方法完全不同。“我爸基本上是听新闻联播炒股,播了哪些就到追。比如,今天新闻联播说想搞新基建,他就到追这个板块。”于馨说,父辈上学时,中国的证券市场还已成立,那代人中拥有专业财经知识的不多,在股市中喜欢追消息。到了人们这一代,大家的常识储备和信息获得方法却有所升级,所以在股市投资中更趋理性。

犒劳自己

1997年出生的斯斯是法国一所“红砖大学”的金融专业在读生,受疫情影响,今年一直在中国利用网课形式培训。去年底,斯斯拿着父亲让的3万元启动资金开始炒股,一方面,为了将所学和实际运用;另一方面,为了赚点零花钱犒劳自己。

6月A股行情喜人父亲股票配资炒股,斯斯重仓的券商股获利不菲。“本周三抛掉券商股,盈利部分所有提取下来,找代购买了个‘流浪包’。”斯斯口中的“流浪包”是某奢侈产品包包。因一包难求,斯斯找别人代购,加了2000元代购费。

与新一代股民炒股赚钱就立刻消费、犒劳自己相比,老一代股民炒股更多是因为改变家庭生活,为儿子创造更好的人生跟学习理由。

右侧悬浮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