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配资

股票配资 >配资公司 > 配资渠道商漳州汇霖跑路

配资渠道商漳州汇霖跑路

2020-10-29 03:59:25    /    配资公司  /  作者:股票配资  / 阅读:

配资渠道商漳州汇霖跑路

导读

随着新规收紧令伞型信托能够新增,加之一些券商陆续取消券商端口的配资系统信息传输,现在股票配资渠道商只能通过未发行伞型信托剩余的募资份额实现“杠杆投资”漳州一加一股票配资公司,导致渠道商之间的配资额度争夺战迅速上升。

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

“这点小钱不其实退还给他们,再说也没差你们多少钱,我想东山再起,需要这个钱,不可能仍你们,我已经先回娘家,不用来找我,找我也不会给你们,特此公告!”

不久前,这份来自漳州汇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漳州汇霖”)的“霸气”公告,瞬间引爆着整个民间股票配资市场。

“没想到股票配资渠道商也能倒闭。”一家股票配资资金批发机构销售经理表示,近期他所在的公司开始推动合规操作,尤其是杜绝公司任何人员直接接触员工保证金。

记者多方了解到,此前漳州汇霖的部分投资者曾准备报案,目前当地公安部门需先进行侦查调查,再确认是否立案。

“其实,漳州汇霖的业务体系相当特殊。”一位熟悉这家公司配资操作流程的知情人士证实。它玩转的是高买低卖的噱头。举例而言,漳州汇霖以利息2%(年息24%)的注资成本,向股票配资批发商“要钱”,然后却以利息1.1%(年息12.1%)的价格,给下游客户进行配资。在利率倒挂背后,是这家机构负责人要求用户先将保证金打入他的个人账号,由于协助用户完成配资需要必须时间,他可以通过这个时间差拿客户保证金炒股股票配资门户,一来填补利差损失,二来赚取炒股收益。

然而,随着股市调整,漳州汇霖负责人炒股屡屡失手,导致客户保证金出现明显亏损,无法完成用户的配资操作,只能选择跑路。

在自称知情人士看来,漳州汇霖的跑路事件,反映了坊间股票配资行业所隐藏的合规操作漏洞。

通常,股票配资渠道商会带着用户到证券开户,客户资金直接由自己个人证券款项划入HOMS系统下的期货交易子账户完成配资,配资机构是不能接触客户资金的。但促使一系列监管机制让民间股票配资资金链开始紧张,渠道商之间的配资额争夺战悄然升温,其中有些渠道商不计成本地高价要钱背后,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“客户保证金挪用风险”。

“现在不知道信托公司是否能得到牵连。”上述知情人士声称,此前漳州汇霖曾与一家浙江的信托公司有销售往来,希望通过这家信托公司发行信托产品获得配资额度。

据他所知漳州一加一股票配资公司,随着漳州汇霖的倒闭,这家信托公司很快就与她否认了关系。所幸的是,由于信托公司的配资资金都是直接转入HOMS系统下的期货交易子账户,资金流入受到管理,信托资金几乎很难被挪用。

高买低卖的噱头

“2%月息(年息24%),在股票配资渠道商向资金批发商要钱环节,算是非常高的。”这位知情人士认为。

他让记者算了一笔账,目前证券发行股票配资型投资产品的年化利率仍徘徊在7.4%-7.6%,加之资金批发商可能利用线下筹集一笔劣后资金,令整个股票配资的实际投资收益约在10.5%-10.7%。考虑到资金批发商要获得3%-4%的价差利润,股票配资渠道商向资金批发商的注资成本徘徊在13.5%-14.7%之间。而它们向C端投资者客户的配资利率报价,按年化利率约在16%-19%。这意味着,股票配资产业链每个环节的投资收益,都远高于漳州汇霖的投资价格。

“若漳州汇霖以2%月息向资金批发商要钱,它向C端投资者的配资利率报价大约得在利息2.5%左右,才能确保自身盈亏平衡。”他声称。

但他怀疑,超高的投资收益背后,也有渠道商的无奈。

究其原因,是促使政策松绑让证券不敢新增伞型信托,加之一些证券正式取消券商端口的配资系统信息传输,现在股票配资渠道商只能通过未发行伞型信托剩余的募资份额实现“杠杆投资”,导致渠道商之间的配资额度争夺战迅速上升。

“不少股票配资渠道商都在担心自己没钱了。”一家股票配资渠道商主管告知记者。其实它们并不是没钱,而是不愿以很大的注资成本向资金批发商认购配资额度。

记者多方了解到,随着配资额度争夺愈发强劲,不少渠道商租用闲置的HOMS账户系统与伞型信托剩余募资额度,得额外支付0.3%-0.4%的注资成本,这仍不算配资批发环节融资风险的大幅下降。

令这位知情人士颇为意外的是,漳州汇霖竟然玩起高买低卖的噱头,例如她先以利息2%的注资成本向股票配资批发商要钱后,再以月息1.1%的报价给下游客户进行配资。

“在这些业务体系下,漳州汇霖肯定是亏钱的,除非他能找到其他盈利方式填补利差损失。”这位知情人士证实。所谓的其它获利方式,就是漳州汇霖负责人先提出员工将保证金打入他的个人账号,通过自己炒股实现利润弥补赤字亏损。

其实,这份工作操作出来并不难。由于1.1%月息的配资利率在市场属于偏高水平线上配资,自然吸引不少投资者客户趋之若鹜,漳州汇霖负责人完全可以要求“谁的保证金先去,谁将享有配资优先权”等理由,吸引不少投资者将保证金直接打至他的个人账户。

“这种方法大大增加了客户保证金被虚增的成本,也不符合股票配资机构对于客户保证金管理的合规操作步骤。”上述股票配资渠道商主管直言,在股票配资行业,有一条红线是不能触碰的,就是在其他状况下,渠道商都不能直接接触员工资金。

配资额度争夺升级

“漳州汇霖的跑路,也许只是是冰山一角,不排除未来能有任何渠道商承受不住高息融资压力,选择狗急跳墙式的经营方式。”一位股票配资业内人士直言。

在他看来,当前整个股票配资产业链各个环节却发生资金链吃紧状况,尤其是经费批发商与渠道商的赊销压力逐渐凸显。

以资金批发商为例,它的贷款压力主要源于弥补信托产品杠杆率(1∶2.5)与客户股票配资杠杆率(1∶4)之间的全额。渠道商的贷款压力则源自两个方面,一是用户爆仓导致的配资额利润,需要渠道商拿出自有资金弥补,二是利润客户的取现压力,有时也必须彼此先垫付,再向股票配资资金批发商结算。

随着股市调整,信托公司与证券投资平台又开始压低配资产品的杠杆率,令资金批发商的贷款压力更大。与此同时,渠道商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,股市调整让不少客户产生保证金亏损,为了维系客户关系,他们能够拿走大笔资金先垫款弥补保证金缺口,再向用户催收追加保证金。

原先,这两类机构又借助高杠杆配资与高利率回报弥补垫资缺口,但配资额度争夺战升温,资金批发商的贷款压力有所缓解。究其原因,当前资金批发商选择待价而沽,即将配资额度卖给愿意给出高价融资风险的渠道商,将资金压力转嫁给前者;反观渠道商,基于客户关系的维系,未必能将逐步下降的注资成本转嫁于C端投资者身上,最终只有承受更高的资金压力。

记者了解到,为了避免配资额度争夺的投资收益,有些股票配资渠道商开始与资金批发商合作,共同筹资认购信托产品的偿付份额,再由私募公司发行结构化信托产品完成杠杆募资。

“渠道商之所以采用这些方法,就是能优先锁定自己所需的配资额度,避免卷入配资额度争夺导致的价格战。”这位股票配资业内人士说。

(编辑:冀欣,如有意见或建议,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右侧悬浮-->